李云龙丁伟孔捷都是少将,级别早就比他们高的赵

佚名2019-10-03 08:52:35

“当年觅封侯,匹马戍梁州。”《亮剑》中李云龙丁伟孔捷少小从军,爬雪山过草地抗日打老蒋,枪林弹雨中百战余生,最后同样授衔为少将。这哥仨很是有点小郁闷,被老师长现院长一顿收拾,都老实了。

其实李云龙丁伟孔捷并不是在乎军衔高权力大工资多,而是因为军衔同时也是战功的体现,所以一时有点小小的想不开。

这时候我们就会忍不住要问一句:很多年以前级别就比他们高的赵刚,又被授予了什么军衔是少将还是中将如果李云龙赵刚再次见面,谁会拿谁的军衔开玩笑按照李云龙的驴脾气,如果赵刚是中将,他肯定会故意找茬:“当年咱俩搭伙,凭啥你是中将我是少将你小子得请客!”如果赵刚也是少将,李云龙也有话说:“当年脑袋削尖要去当什么政治部副主任,白混了吧不听老人言李云龙丁伟孔捷都是少将,级别早就比他们高的赵,吃亏在眼前,你小子要请客赔礼!”

从不吃亏的李云龙,搭档的便宜也要占,这才能体现出他们之间的亲密。但事实上他们都佩戴军衔再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互相取笑,而是紧紧拥抱,互相擂鼓一样捶胸,压根就没提军衔的事儿。

大家想必还记得当年授衔闹出的那场小风波,李云龙风轻云淡,比李云龙还不吃亏的丁伟却一肚子怨气:“我们四野大部分纵队司令都是中将,跟我一起升任纵队司令的陈大麻子,这次也是中将。都是中将,偏偏我是少将,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

气得李云龙把笔一摔:“给你授个元帅你做梦去吧!”

丁伟一看李云龙不顺着自己说,也来气了:“你犯了那么多错误,居然没给你授个大校你少将我少将,不公平!”

最后还是孔捷(很奇怪原先的孔二愣子跟美军血战一场之后,眼界大为开阔)揭了丁伟老底:“你还没犯过什么大错你还有啥不敢干的在东北的时候,你们二师偷着开烧锅(酒坊)酿酒,自己喝着还往外卖,一边打仗一边做买卖。”

于是原独立团的两任团长孔捷李云龙一唱一和,把丁伟气得七窍生烟又毫无办法,只好插科打诨:“你们别冲我来呀,要是我管授衔,没说的,李云龙,授大将,孔捷,授大将,丁伟,就得是个元帅!”

丁伟当然是在用笑话来缓和气氛:李云龙授大将,老旅长还不得拿马鞭子抽他老师长现院长是元帅,借给丁伟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与之平起平坐。

大家哈哈大笑,其实原本也并没有多少怨气,只是在出操的时候故意捣乱,三个人说了一段群口相声,气得值日官罗大征下令解散,跑到院长那里告状去了。

其实即使没有院长那一顿臭训,李云龙丁伟孔捷也不会真的想不开。这时候我们就要说到原著了,原著中老师长一句话就揭开了他们的真实原因:“第一、李云龙和丁伟不满意,认为自己该授中将,孔捷不过是讲义气,不跟着闹一下怕被老战友看不起;第二,你们是不愿在这里学习,想回部队当你们的军长去。”

老师长毕竟是老师长,对自己的三个老部下太了解了:“只要有兵可带、有仗可打,给他们大校都行。”军校毕业,李云龙回到老部队任军长,孔捷回到驻东北边境线上的某野战军任军长,只有丁伟调到北方的一个大军区任参谋长。

不能带兵打仗了,丁伟很是失落:“仗不打了,要我丁伟何用二亩薄地、一间草房咱就知足唉。”

这样看来,晋西北铁三角根本就没有争军衔的意思,他们要的是面子,更想借机闹点小动静,好及早回部队带兵。

这时候咱们该来说说唯一能降服李云龙的政委赵刚了,他给李云龙当师政委没几天,抓了不善奔跑的暂七师师长常乃超之后,就被调任二纵当政治部主任。

熟悉那段历史的读者都知道,纵队相当于军(后来各野战军纵队都改为军,一军下辖三师九团外加一个炮团)军政治部主任仅次于军长政委,跟参谋长平级,是正儿八经的副军级。

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林罗刘谭,那个谭就是政治部主任。

老战友升职,李云龙不但不高兴,反而气急败坏地拍桌子骂人,这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把级别当回事儿。

那么比李云龙早若干年就提升为副军级的赵刚,最后被授予什么军衔呢电视剧《亮剑》里没演,但是小说原著中有。

李云龙和田雨去看望赵刚和冯楠:“赵刚穿着笔挺的夏季柞蚕丝军常服,佩着少将肩章,一副儒将风范。望着刚刚停下的列车李云龙丁伟孔捷都是少将,级别早就比他们高的赵,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老战友重逢,谁也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军衔,而是做出了让围观者惊讶不已的举动:“李云龙和赵刚是那种男人式的拥抱,右臂勾着对方的肩膀,左手握拳朝着对方胸口上猛捶。”

“呼樽来揖客,挥麈坐谈兵。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赵刚不会在意自己是少将还是中将,李云龙更不在乎这些,他们只顾重叙战友之情,哪里还会在意浮云一般的虚名

即使李云龙有那么一点在乎面子,也不敢在赵刚面前表现出来—他可是真怕了赵刚一本正经的碎碎念…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云龙

李云龙是都梁小说及改编后的电视剧《亮剑》的主角之一。曾在红四方面军任团长,八路军时任129师直属独立团团长,解放战争时任中原野战军新二师师长。解放后调任福建省军区某海防军军长。1955年去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继续担任该军军长授少将衔。组建了中国第一支特种作战军队梁山分队,文革期间命令使用武力制止两个“红卫兵”的非法武装抢夺军火库。后因此遭到迫害。1968年在家中用楚云飞送的勃朗宁手枪自杀。国军中将楚云飞亲自为其致哀悼词,1978年平反。原型是中将王近山将军。


狂世傲颜 黛玉新传 半卷舒帘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