恪守官本位的贺太守送了命

佚名2019-10-04 08:52:24

在土匪横行的乱世,恪守官本位的官员不一定就有好结果,华州的贺太守就是一例。

贺太守本是蔡太师门人,仗着后台硬,贪污腐化,霸占画匠王羲的女儿玉娇枝。少华山的九纹龙史进要打抱不平,跑到府里,刺杀贺太守,反而被拿,下在大狱。鲁智深要搭救史进,跑到青州城,也要行刺贺太守,人多不得下手,被贺太守骗进府中,也被擒拿,下在大狱。贺太守知道自己平日里的所作所为,老百姓恨透了他,免不了就有一些人要刺杀他,他平日里肯定是加了防备之心的,而且府中手下人一大帮,防卫甚严。如此聪明的一个太守,府中兵强马壮,怎么就轻易送了性命呢

官本位思想害了他。他认为自己是蔡太师的门生,有强有力的后台,可以称霸一方,做些贪腐以及欺男霸女之事,没人敢管,也管不了。再加上他手下人多,都有兵器,他更是不把那些草民和草寇放在眼里,任性胡作非为,但又分明加了戒心。他也是有些本事的,宋江和吴用看华州城池的时候,见到华州周围有数座城门,城高地壮,堑濠深阔,可见他平日里的作为。他调度有方,防卫甚严,依照法度来建设,可以抵挡贼寇的进攻。但是宋江和吴用等人并不和他交战,而是采取了智取的策略。宋江带人截停到华山进献金玲吊挂的宿太尉,让一个小喽啰扮作宿太尉,宋江、吴用和一帮兄弟扮作虞候和从人们,拿着皇家的金玲吊挂以及一应物品,到华山庙里停留。吴用告诉前来迎接的推官,让他禀报贺太守,说朝廷派来的宿太尉在庙里等他,要他立刻前来,迎接朝廷命官。贺太守果然带着三百人来了,吴用说太尉要求私自接见。贺太守忙不迭地一个人跑到里面去见宿太尉了,结果被解珍、解宝割了脑袋,丢了性命。

按理说,贺太守那么聪明,府中戒备森严,就是出行也会观察行人,看有没有行刺之人。为什么一出城就不行了呢原因还是他的思想出了问题,他认为只要是朝廷命官到了,就应该亲自迎接,如果没有及时迎接,那么只能听任人家摆布,以此来赎罪。他一个人到庙里见假扮的宿太尉的时候,可能心里想的是,面对宿太尉的刁难,自己该如何搪塞的问题,丝毫没有发觉什么异样。他不知道宋江、吴用等人已经打劫了宿太尉,乔装改扮,到庙里来骗他。他只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于朝廷命官丝毫不敢有什么怀疑,即使怀疑也不能表现出来,对待上级只能毕恭毕敬,溜须拍马,更何况有失远迎之罪还要自己扛呢他不知道梁山贼寇已经厉害到如此地步,竟然敢冒充朝廷命官,赚他出来,谋取他的性命。

他知道走上层路线一定有大大的好处,他仗着老师蔡太师的官威胡作非为,就是在走上层路线,赶上三节两寿,都要给蔡太师送很多礼物。梁中书给他老丈人蔡京每年的生日礼物就是十万生辰纲,钱财都是搜刮老百姓得来的,他依靠老丈人搜刮民脂民膏,老百姓告不倒他,所以他要在任上疯狂敛财,进献给背后的保护伞——蔡太师。贺太守虽然没有梁中书那样的的关系,但他是蔡太师的门生,属于一条线上蚂蚱,站在蔡太师的队伍里,当然要给蔡太师进献大批金银珠宝,以此来维系官场的关系,谋取晋升之道。蔡太师是京官,权倾朝野,无人敢在官场和他作对。他的门生一大帮,都是他自己的人,每个人每年都给他进献生日礼物,按照梁中书一半的进献标准,蔡太师家也早就可以富可敌国了。他的门生贺太守当然知道京官不好惹,如果和京官搞好关系,那么自己的升职机会就会多了起来,想不升官都不可能。他自知失礼,忙不迭地来见宿太尉,就是要按照官场的规矩,拉关系来了。看着假扮虞候的吴用那样大的官派,他哪里敢有半点怀疑恪守官本位的贺太守送了命

他的送命忽视了一个客观的规律,那就是社会混乱,土匪横行的现实情况下,不私通土匪的官员,下场很可悲。贺太守不是私通土匪的官员,他不走下层路线,不为人民服务,专门欺压老百姓,搜刮民脂民膏,打压土匪强盗;他专走上层路线,唯上层官员马首是瞻,上面的官员说一句话他就要赶快去办,哪怕上级官员指鹿为马,他也会随声附和的。他更喜欢欺男霸女,搜刮钱财,给上级进贡,从来不管老百姓死活。宋江、吴用摸透了他的心思,才强行拦住宿太尉,借了金玲吊挂和衣服等物,专等势利而又贪腐的贺太守前来送命。

宋江、吴用知道贺太守一定会来的,他不是没有防备,带了三百多人做卫队,不料被吴用一句话挡在门外,他没起什么疑心,一个人前来见假扮的宿太尉。因为他是官员,他要走上层路线,以此来为他平日里的恶行寻求庇护,更要谋取升迁之路,他一定会来的,而且一定会在梁山土匪面前送命的。他的死因在于,他太懂官场了,他太会当狗官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贺太守

《水浒传》中的人物,华州太守。

官本位

“官本位”,是指这个国家的社会价值观是以“官”来定位的,官大的社会价值高,官小的身价自然小,与官不相干的职业则比照“官”来定位各自的价值。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文化致使这种思想意识深入中国社会的层层面面,甚至可以说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即“糟粕”的那部分。


钓上花花阔少
最新文章